您好,欢迎访问贵州生态农业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0851-86892259
  • 在线咨询
  • 在线咨询
您现在正在浏览:首 页 >> 传统村落 >> 传统村落

贵州民族文化传承与传统村落保护发展纪实

文章作者:贵州日报-贵州美丽乡镇网整理发布   发布时间:2015-05-26 10:05:51   浏览次数:1521次
     传统村落承载多彩贵州文化,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生长传习的沃土,也是农耕文明的精髓、民族文化的家园、中华儿女的乡愁、多彩贵州的名片。长期以来,我省高度重视传统村落保护发展,开展传统村落调查,实施一批保护项目。目前,全省共有426个村落列入中国传统村落名录,占全国的16.7%,数量居全国第二。

  为贯彻落实中央关于保护和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的精神,贵州省政府近日出台指导意见,专门就加强我省传统村落保护发展工作进行部署安排。我省将设立省传统村落保护发展扶持资金,2015年投入1亿元,2016年至2020年每年投入1.5亿元以上用于传统村落的保护与发展。

  以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以保障民生为核心,以繁荣发展民族文化为根基,突出风貌保护、风俗保护、风物保护,着力完善功能设施、弘扬传统文化、培育特色产业,改善人居环境,实现增收致富,保持传统村落的完整性、真实性和延续性,留住文化的根,守住民族的魂,把传统村落打造成村民生存发展的美好家园、心灵宁静回归的生态乐土,实现可持续发展。


 

    回归生活的“寨生”

  贵州文化正是长在大山之间,祖先留下的记忆和发生在当下的一个个活生生政治、经济、文化生活事件的综合反映。环境生态成就文化之形态,人缔造文化,文化影响人。

  省委、省政府诸多政策举措下的文化遗产保护、“多彩贵州”系列活动、全省上下文化体制改革驱动下的本土文化发现等,使得经济还不发达的贵州开始进入文化大发展大繁荣时期。

  在省委、省政府“文化发力”的发展理念指引下,在贵州文化精神的指引下,与时代结合的理性发展思考,贵州文化形态正从山地文明的深处慢慢地走出内部世界,带着敞亮的胸襟试图在中国语境里表达城市和乡土、古老和现代、传统和时尚、内部和外部的良性互动。

  早在距今800010000年前,贵州这片土地早已是人烟稠密。历史学家范同寿这样描述史前贵州:“当世界许多地方还是一片荒芜,渺无人迹的时候,坐落在云贵高原东半块的贵州地区,早已经是一派生机了。”

  丹寨高要梯田、从江加榜梯田等不约而同成为“发现”当地旅游资源的因由,进入政府发展视野。以农耕文明为代表的贵州村落文化景观已经被贴上国际标签。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贵州居民留下众多独具民族特色的村落文化景观,可以数上名来的寨子成千上万,具有600年历史的文化村落景观就达1800个。

  早在1998,我省就建设、公布了20个省级民族文化生态保护村寨,4个民族文化生态博物馆,使我省一大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其原生地得到了很好的保护。2012,我省颁布的《贵州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条例》中,专门对建立文化生态保护区作了具体的规定。

  贵州所特有的村落文化景观,这是高度农业技术文明发挥精耕细作下的智慧,贵州山民对山川、河流的利用,不仅养活自己,还形成了美丽的风景。这是对自然的敬畏和适应,是人与自然的高度和谐,是一种真实的生活图卷,同时也具有重要的审美价值,是对文明的价值的印证。

  在住房城乡建设部、文化部、财政部等部委评审认定的第一批中国传统村落中,全国共648个古村落入围,花溪镇山村、开阳马头村、安顺市西秀区大西桥镇鲍屯村、赤水丙安村、从江增冲村、丹寨排莫村、锦屏文斗村、雷山控拜村、黎平堂安村等90个村子入列,数量居全国之首。

  2000年至今的村落文化景观、乡村文化遗产保护和“百村计划”,是民族文化遗产进入崭新的阶段。从地面文物到苗族服饰、侗族建筑、土司文化、观音洞、盘县大洞、穿洞等洞穴遗址、赫章可乐古墓群遗址、特色民族村寨等文化遗产引起国内外学界的关注,构成“多彩贵州”厚重的文化历史。

  根据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结果,新发现超过一万处文物古迹和新型文化遗产。目前,贵州已有4项最新世界文化遗产预备项目;贵州已拥有39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342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00余处县级文物保护单位,省、州、县三级文物保护体系趋于完备。与此同时,针对高速发展城镇化进程中文化遗产正处于消失的局面,国家从政策、法规、经费等层面给予了文物事业发展强大支持,我省60多家博物馆、纪念馆免费开放,民间、乡村博物馆如星星之火燎原开来,文物扩展至文化遗产的宽度,正在实践着引领村镇、自然村寨发展根脉延伸的重大课题。

  贵州乡土价值再发现

  和曾经的漠视不同,今天的贵州人把乡土文化与现代发展理念紧密结合,企图找到时尚和乡土的圆融。当我们不停走出去,外来者发现的贵州乡土,是我们对贵州文化的新解和重构的过程,是贵州文化被发现和自我再发现的过程。 

  在历史发展进程中,贵州文化形成独特的分布格局,黔东南州苗侗区,黔西南和黔南布依族文化生态区,安顺、黔西南夜郎文化区,遵义巴蜀文化及红色旅游文化区,毕节市乌蒙高原文化区,六盘水市凉都文化区,铜仁地区梵净山文化区等。黔东南、遵义等文化区已经形成成熟的文化发展模式。

  黔东南州是世界苗族、侗族文化的中心,是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侗族大歌的中心,相对极度工业化地区,黔东南保存完好的自然生态,留存的文化宝贝也成了一种可持续发展的资本。这里树木参天,森林延绵,河流静静地流淌,侗族大歌成为享誉世界的文化标识,幸福指数不再是单向度的物化指标。黔东南的文化价值和生活价值在政府的推动下和世界人民的体验下得到广泛推动,各县主办的节日大大地推介了各地的民族文化认同度和发展意识,精细解读着“人类心灵疲惫的最后家园”的理念。黔东南文化区觉醒早,以民族文化为路径的发展日趋成熟。

  沿着天柱县清水江沿岸行走,从瓮洞出发,在关上听潮,在百市仿古,一路走到三门塘听歌,走过夕阳残瓦断片下的家祠。这些都是现代人向往的生活片段,是难得的文化坐标和生活价值参照。黔东南彰显的苗、侗文化张力以大众旅游为主导,为当地注入新的发展动力。以雷山西江苗寨为代表,巴拉河沿线的郎德、南花、季刀等苗寨进入国际旅游视野,麻江、丹寨、台江、剑河、黄平、三穗等县形成苗族文化中心旅游区,黎平、从江、榕江等县为侗族文化区,以镇远为中心辐射岑巩县的古镇历史文化线路正在成为热线。天柱县打出“人文大县”品牌,以侗族文化、清水江文化、明朝入黔文化线路和三门塘等民族寨子为文化空间。

  黔西南提出“差异性”文化发展理念,激荡着打造布依族文化核心区的热潮。望谟县布依族人口20余万人,为全省布依族人口最多的一个县,该县积极打造布依族民族节日“三月三”,形成政府和民间广泛参与的现象。安龙县锁定布依族传统曲艺艺术;普安县布依族“六月六”;册亨县花巨资打造大型布依族现生态舞剧《利悠热谐谐》;黔西南历史文化的厚度逐渐引人关注。

  多彩为多元文化的另解,如果不是贵州省委、省政府发展文化发展顶层设计的神来之笔,再美丽的文化也只能是藏在深山人未识。

  非遗 从边缘走向中心

  贵州多元文化走向“多彩”的现代解释,经历了历史性等待。

  山地村落是贵州丰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载体,多彩文化让贵州丰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从民间走向世界。打开贵州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遗产名录,赫然列在其间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有苗族古歌、刻道、布依族民歌、黔剧、彝族漆器髹饰技艺、安顺地戏、布依族八音坐唱、水族马尾绣、苗寨吊脚楼营造技艺、苗族鼓藏节等共计62101,各少数民族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占到9成以上。目前,全省有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1,国家级名录74125,省级名录440568,市州级名录1000多项,县级名录4000多项,在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里位居靠前。这些名录都具有鲜明的民族、地方特色,有较高的历史、文化、科学、艺术价值,在全国占有一定的位置,是名副其实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大省。

  根据《贵州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发展规划(2014——2020),到“十二五”期末初步建成全省性统一数据库平台,“多彩贵州”品牌形成系列组合优势,让贵州地域文化、原生态文化的元素、符号在舞台、屏幕、报刊、网络等领域充分体现。到2020,全省保护发展整体水平明显提升,实现非物质文化遗产数字化保护;项目保护、传承人保护工作进入全国先进行列,整体性保护、生产性保护在量和质上有较大改善,力争探索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贵州经验”;“多彩贵州”品牌成为中国著名文化符号和标志,贵州成为中国原生态文化集聚展示交流重要基地。

  2005年以来,以丰富的非物质文化为中心的“多彩贵州”系列活动,可谓贵州对外整体宣传系统工程,已成为一个响亮的贵州文化品牌,从面整合社会各个方面的力量来保护、利用、传播、提升贵州的文化品牌。

  “多彩贵州”可谓是贵州文化的意识提升和文化认同的重要历程。时下,以政府为主导推动的文化保护、传承、自觉地呼应着本土文化,民族文化不停从边缘走向中央,文化身份走向中心。“多彩贵州鲜明浓烈地表达了贵州文化,贵州文化需要再创新篇。”省社科院文化所原所长王路平说。

  传承发展激活一池春水

  贵州最丰富的文化遗产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以世界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侗族大歌为代表。省文化厅与卞留念工作室达成战略合作关系,建立中国首家“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音乐创作贵州保护基地”,基地第一个目标是将侗族大歌推向美国格莱美,走上国际平台,成为世界人民都能欣赏的侗族大歌。

  2014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49日在京揭晓,贵州遵义新蒲杨氏土司墓地全票入选,成为贵州继盘县大洞遗址、赫章可乐遗址、威宁中水遗址、海龙囤遗址之后第五项获此殊荣的重要考古新发现。新蒲杨氏土司墓地是中国古代“齐政修教,因俗而治”这一制度文明的实物遗存,反映了播州土司在保持自身文化特色的同时对中原“主导文化”的认同,是我国土司考古领域继永顺老司城、遵义海龙囤之后最重要的考古发现之一,积极推进了土司文化的考古学探索,并为正在进行的土司遗址“申遗”提供了科学、有力的支撑。

  如果说侗族大歌的延伸性文化战略、“多彩贵州”的打造都是政府主导的文化“大手笔”,海龙囤土司“申遗”激活了贵州历史文化、民族文化和现代产业发展的精神气。从而让更多的人走进贵州大地,走进村落,去看看那里正在发生什么。

  榕江县塔石乡宰勇村乌吉组山道上车辆呼啸而过,两旁的山崖云雾笼罩,苗族妇女任志芳站在木屋前晾晒蜡染,晚上,她给在贵阳的朋友打了个电话,“有人要订蜡染记得给我说啊,有机会到贵阳来画蜡也要记得通知我。”进入市场经济的这个寨子,蜡染销路和传承已经不再是一个问题,初中生放学回家都要抽时间画一些,卖的钱足够自己的学费。

  惠水县雅水镇政府枫染传习所里,杨昌飞的私人博物馆里向大众展示着村民带来的各种枫染作品。杨昌飞十几年前还是附近一个村里的农民,后来考到镇上当老师,学美术,着力发展枫染。前几年,惠水枫染进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他想着怎么样把产业做大。

  这样的案例非常多,在记者采访过的贵定、丹寨、黄平、雷山、榕江县等地,发现市场的激励让当地村寨蜡染、银饰和刺绣等传统手工艺呈现勃勃生机,很多苗族妇女开始拾起多年的针线和蜡刀,不用出外打工,每月也有上千元的现金收入。

  政府引导实施的贵州文化开发已经在民间形成一股巨大合力,使得民间文化旅游产业生机勃勃,从民族文化工艺的持有者到文化旅游商品的开发者,都在其间受益,以民族文化为依托的文化产业成为一部分人解决生计的方式,一定程度上扩展了文化认同的外延,使得地方文化在市场的激励下得以传习。

  贵州本土孕育着的贵州文化市场,让很多新人的文化创造离不开对贵州文化的经营,有一批人创新了贵州文化观念,开拓了文化市场,利用了贵州丰富的文化资源,为贵州文化的推广和整合发展贵州文化成果,这正增加外界对贵州文化的信心,增加着贵州人的文化自信,加深了贵州人对本土文化的依赖和尊重。

  “文化贵州”呈现的多元文化视界和以文化为视角的多元发展路径,在贵州的发展历程中可圈可点。其形成的贵州文化波,提升贵州文化自信,让更多的人来呵护这片文化的乡土,让贵州文化生活在山地间激荡悠远的光亮。

下一篇:陈敏尔:把传统村落保护发展叫响抓实上一篇:贵州省将用3至5年实施五大工程保护传统村落

特色推荐

    关于我们 免责条款 社会参与 招聘发布 联系方式

    主管单位:贵州省农业委员会   主办单位:贵州省兴黔生态农业研究院    承办单位:贵州多彩生活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贵州今黔兴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0421号

    版权所有:贵州生态农业网编审委员会 www.gzstny.org